追蹤
相葉アイスクリーム☆
關於部落格
大頭照樓上的請先瞄過THX// 歡迎噗浪找人謝謝!
  • 294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3

    追蹤人氣

Sorry , and I need YOU.



「皓晴,這禮拜日的行程-陪我去●●買衣服☆」

「咦?上一次不是才去買了嗎?去○○的商店街!」

「那改天再去也行阿,陪我去啦!」

「不要。」

「妳真的很任性耶。」

「你自己才是吧,明明就說好這次要陪我去商店街。」

「我不是說了嗎,改天會陪妳去的。」

「這樣就跟當初說的不一樣了啊!」

「難道改天就不行嗎?」

「也不是不行,但…」

「有什麼好但是的?」

「我不知道怎麼說!總之要去商店街!」

「真的很麻煩耶!要說不說的,到底是怎樣?」

「商店街。」

「妳…夠了沒!?」

「是你答應人家的!」

「嘴真硬,不能配合點嗎!?」

「你不懂你不懂!」

「妳自己也不懂吧?說也不說清楚!」

皓晴使勁力氣把我推出門外,其實我是可以讓她推不動的。

「走開!我不要看到你!」

阿阿-生氣了。

「等、…」

皓晴大力的將門關上。

我們、吵架了…。

這樣、是我的錯嗎?

但我不認為這不對阿,商店街又不會跑掉…

行程不是都由我來計畫嗎?

每次也都願意陪我去…

上次聽她挨著說要去商店街就隨口答應了。

晚上的街道幾乎沒有人,即使是夏天的夜晚,蟲鳴蛙叫著,

心頭總是熱不起來,覺得好涼、好涼。

『道歉嗎?』不不!我又沒有說錯什麼,幹麻要道歉?都是她太任性了…

雖然這麼說,但我還是好喜歡好喜歡她…

咚…

心好像被什麼東西壓住,透不過氣,好難過…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

「回來啦,貴久?晚餐在桌上喔。」媽媽溫柔的從廚房裡喊著。

「我吃飽了。」隨口說著,走向房間。怎麼、連飯都吃不下去。

「咦?你剛剛不是打電話回來說要在家吃晚餐嗎?」媽媽不安的走到我房間。

「是-嗎-」倒在床上,懶洋洋的口氣答著,好像洩了氣的汽球。

「而且你也比平常早回來。」媽媽輕輕的撥著我散亂的瀏海,「有事情可以跟媽媽說喔,你好久都沒這麼做了。」

「媽-…」自從跟皓晴交往後,好像真的很少把事情跟媽媽說了。

「對了☆跟你講個好消息,也許你聽了會打起精神。」連媽媽都覺得我情緒低落阿…。

我就是這種把情緒擺的很明顯的人吧。

「媽媽的朋友最近要結婚了喔,所以找了你當伴郎喲!」媽媽開心的說著。

「咦!?如果我有工作怎麼辦啊?」坐起身子,我可是很忙的!…是嗎?

「排開啊!」媽媽理所當然的說著,「我當答應別人了!再說…」神秘兮兮的笑著。

「再說…?」

「你的伴娘是皓晴喔!」

「伴娘?什麼我的…///」有點不好意思,想到皓晴穿禮服…不對!…「又不是我要結婚。」

所以不會是我的伴娘阿,而且我要結婚的話、皓晴一定是新娘吧?

咦…阿,我怎麼還說的出口,

我們…我們吵架了。

「一個伴郎配一個伴娘獻花喔!」媽媽笑著,「你不開心啊?」接著擔心的問。

「皓晴她…她知道了嗎?」我則擔心這個。

「我是跟她媽媽說過請她當伴娘,她媽媽也說會搞定的。」

「我是問,她知道伴郎的事情嗎?」

「我只說會有一個伴郎和她一起,沒說是貴久。」呼-鬆了一口氣,不然皓晴一定會哇哇大叫吧。

「我會參加的,什麼時候?」

「這禮拜六。」咦咦咦咦咦───!?我們才為了禮拜日的事情吵架…。

手指頭掐一掐、還剩兩天就是禮拜六。

「你先去洗澡吧,那就說好了!」媽媽離開了房間,「反悔我可要生氣囉。」

「說好了…。」是所謂的約定嗎?

反悔…生氣…

咦咦!?也就是說我違背了跟皓晴的約定,

所以她才生氣嗎!?

啊!一定是的!

那種我不懂的感覺…約定!

明明就說好要跟她去商店街的我、是我的錯…。

~~嗶嗶嗶~

「快接電話阿、皓晴!」急迫的想跟她道歉。

~~您的電話將轉接~…嗶。

連續撥了十幾通都一樣,她、真的很氣。

『 TO:皓晴
SUB:無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我有很重要的事情
要跟妳說!接一下
電話啦!

FROM 貴久 』

嗶-。

這樣就可以了吧?

道歉…還是親口說比較好。





隔天-

「Massu,一直盯著手機做什麼?」手越好奇的湊過來。

「沒、沒有啦!」趕緊將手機收到口袋。

「只要一到休息時間你就這樣。」手越嘆口氣,「怎麼了嗎?」

「我說沒什麼嘛!等等那裡的動作是什麼?」轉移話題。

「你沒有注意聽啊?真是的-…」不好意思啦,手越。現在的我比較在意皓晴。




『喂喂,這裡是詹家。』

「阿姨好,我是增田。請問皓晴在嗎?」

『皓晴阿,她還沒回來喔。』

「請問她什麼時候會回來?」

『她說她要去住朋友家喔。』是故意逃避我嗎…

「那、請妳幫我轉告,記得打電話給我。」

『沒問題。不過你工作不是很忙嗎?有什麼事要不要我直接幫你轉答?』

「不用了!她什麼時候都可以打來!就這樣-謝謝,掰掰!」

嗶嗶嗶─────。




隔天-

『喂喂,這裡是詹家。』已經晚上十點多了,今天共打了十幾通電話,從早到晚。

「不好意思…我是增田。」

『皓晴她還沒回來喔。』阿姨還是一樣好,不耐煩的接著我的電話。

「可是都這麼晚了…」到底是…

『她朋友會送她回來,所以比較晚。要不要明天再說呢?』

「這樣阿…我知道了,謝謝。」

嗶嗶嗶─────。

「媽,謝謝妳…。」







隔天-

「貴久~衣服換好了嗎?」

「好-了-!」

好緊張!要看到皓晴了!

她會不會刻意閃過我呢?

我該怎麼…向她開口說話呢?

「媽~皓晴呢?」

「別急別急,伴郎從這方出來,伴娘從另一方喔。」講的很開心嘛。不過這樣不就更尷尬了?






「等等你前面的人走出去獻花後,你就走出來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還是先跟皓晴道歉…比較重要吧?

可是已經被拉到這裡了!

我們是第二對…

前面的、已經蓄勢待發了阿!

咦咦?伴郎是女生?

不應該是男生嗎?

「妳怎麼當伴郎啊?」很好奇就直接問了。

「你不知道阿?聽說要接吻。」她驚訝我也驚訝。

「為、為什麼!?」

「一種活動吧,說什麼見證之類的。」那、那怎麼行-!!!

雖然我們是接過吻///

但是現在的我們很糟糕啊!

「我的伴娘也是女生阿,這樣比較不會尷尬吧。也許你的伴娘是男生喔。」怎麼可能找男生當伴娘!

而且、我的伴娘確定不是男生、是女生。

是我的女朋友-跟我吵架的女朋友!!

「誰跟妳說的?」

「我媽媽啊!伴娘是我的朋友,所以還OK啦!不過我朋友一定會嚇一跳的。」

「咦?」

「因為她不知道伴郎會是我,我跟她說是男生。」皓晴也不知道是我阿。

「等等出去就看的到妳啦。」這樣一定超~尷尬的。

「不會的,直到接吻前。」

「怎麼說?」

「伴娘也有用頭上的透明紗,會先遮住,除非說她很愛東張西望。不過我朋友是不會啦。」

看不到嗎-

「我要出去了。」前面這位女生說完就出去了。從牆壁微微探出頭,對面都是人,看不到皓晴。

她出去時,伴娘已經站在那裡了。

也就是說皓晴會先站在那,接著是我,

所以到接吻前還真的看不到我…

哇,伴娘是個大美女耶,

不過皓晴是最美的///…現在不該想這個。

『那麼請兩位伴君接吻,祝福新婚的兩方也都如此恩愛。』

伴郎將伴娘頭上的紗掀開。

CHU-

還真的接吻了…

不過他們的嘴好像抿的很緊,畢竟、還是會有些忌諱吧。

『獻花~』阿阿!伴娘把花獻上去了!

換我了!很緊張!

皓晴已經站在那裡了,頭還低低的-嬌羞的樣子好可愛///

跨出了第一步───

站在皓晴旁邊了!

『請兩位進場~』

與皓晴並列,結婚也是這種感覺嗎?

等牧師講完有的沒的後…來了!

-皓晴side-

會是什麼人呢?媽媽說她也不知道-

應該像前一對一樣是個女生吧?

不過剛剛他站在我旁邊好像高了我許多…

若是男生也不可能大剌剌的就當面吻我才對!





『那麼請兩位伴君接吻,祝福新婚的兩方也都如此恩愛。』

我掀開了皓晴的面紗,她的表情是驚訝。

「伴娘是女生耶!」「伴郎是男的吧!」「不會要真的接吻吧?」「好刺激!」旁邊的閒雜人等。

我聽不進去,管不了那麼多。

深深的、給了皓晴一吻。

緊緊的抱著她,是我喜歡的感覺。

摸不到妳,沒聽見妳說話,甚至見不到妳,讓我好寂寞、…

好想跟妳說,我好想妳、我需要妳,即使是一下下…

把這兩天的思念,全都灌注在這一吻上、…舌頭不自由主的想深入…

『貴久-!!』媽媽的聲音!不過是驚喜的氣音,也把我拉回這場面。

「阿、我…」腦中亂糟糟,「那天真對不起,我知道我錯了、我…」

現在到底是怎樣!!很不好意思…

大家的目光都…啊!!

跟我開始想的完完全全不一樣!!!

本來想說親額頭後就道歉…

『阿、真是熱情的伴郎…』牧師一定不知道我是她男朋友…『請獻花~』

喂喂!我還沒說完!

接著皓晴就獻花去了,原諒我了嗎?…

退場後,我跟著皓晴來到外面。

「皓晴,我…」

她轉過頭,淚眼汪汪。

「笨蛋!貴久是大笨蛋!」

倒在我懷裡,搥著我的胸膛。

「你剛剛竟然在大庭廣眾下吃我豆腐!」我知道她想說的不是這些。

「皓晴,對不起。」緊緊的抱住她,沒錯,是我喜歡的感覺。

「我原諒你了啦!獸面猴!」明明就也抱我抱的很緊。

「什麼獸面猴,我打電話給妳都不接。」

「我以為你會來找我的。」

「妳不是去住朋友家?」

「阿阿───!你這中華料理怪!我拜託我媽唬你的!」

「咦咦!?」

「害我等了那麼久…其實氣早就消了。」她對我嘟嘴,好可愛///

CHU-

「補妳一個吻。」只是小小的在她唇上點了一下。

「這樣哪夠-///」說的很小聲,樣子真的好~可愛好可愛!

不說都忘了她還穿著禮服。

「這兩天,好對不起妳。」

輕輕的在她耳邊說。

「我真的很需要妳。」

慢慢的-…

CHU-

長久的吻,洋溢著我們的愛。

穿著剛才的禮服和西裝,

未來-我們結婚的時候,也是這種感覺吧。


Sorry.

不是妳離開我,而是我太笨,先離開了妳。

不過這絕對不會再有第二次。

不知道婚禮進行到什麼地方了,我也不需要知道,

因為我知道我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。

Yeah , I need YOU all the time.


    THE END.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